未来城市研究热点

未来城市研究热点

王德:基于手机信令数据的上海市典型居住区就业空间特征及其影响因素研究

时间:2018-12-26   访问量:2

本文为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王德教授在2017年中国城市交通规划年会上做的演讲报告,欢迎分享。感谢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城市交通研究分院等会议主办方提供资源支持!


居住区就业空间是一个传统的研究课题,传统的研究一般是进行典型的调查,而大数据提供了大量的居住区样本,因此我们使用上海市手机数据得到了800万居民的居住地和就业地后的个体样本,分析内容主要是以居住区为单元,分析其工作地的空间分布特征,识别不同类型,以此研究居住区就业空间模式及影响因子。


我们所使用的主要为信令数据,它是手机与基站之间联系或周期确认状态的记录,是近似全样本、全时、附带空间的信息,我们将手机信令得到的位置信息还原用户的轨迹信息,是对居民空间活动的最全面最直接记录。我们使用的数据为2014年某两周上海移动数据,全市域约36000个基站,中心城区基站间距100-300米,郊区1000-3000米。每天4-8亿条记录,总记录用户数约2300万人,每天记录用户数1600-1800万人(约占2014年上海2415万常住人口的70%)。


1 居住与就业地识别及其分布

通过识别我们得出用户的居住地与就业地分布情况,这是我们研究居住区就业空间的基础,内环职住比高,外环线附近多数低于0.8,存在环内环低值圈;市中心外围存在个别就业中心,如外高桥,漕河泾,张江高科,新城就业中心等。


我们选取了121个大型居住区进行识别,之所以选择大型居住区是为了保证数据处理的精度,提取记录量大于500、空间上相对均匀分布,基站位于相对均质的居住区内部的大型居住区进行分析。在样本处理上,我们通过属性因子、影响因子和就业空间特征因子进行了频度分布分析。


2 工作地分布模式

我们对121个居住区的工作地分布模式进行了分类,分类的依据是直观的判断,而不是通过统计的方式进行。


→ 内环

第一个是内环,市中心距离约5km、地铁线路密集、就业中心等级高且密度大,市中心单中心为主,部分沿地铁线路轻度蔓延,尤其是浦东地区,随着工作地距离的增加,通勤人数迅速衰减,平均通勤距离3-4km,5km内就业比约70%以上。典型案例为达安花园,居住地附近就业中心等级高且密度大,基本就近就业。


→ 中环附近

到了中环附近情况变得复杂了一些,市中心距离约10km、市中心放射状地铁线路基本覆盖,浦西高等级就业中心东西向连续分布,而浦东高等级就业中心零散分布,如张江高科,部分地区邻近外高桥就业中心。工作地分布模式一类是带状蔓延,分布在浦西地区,随着工作地距离的增加,通勤人数缓慢衰减(相比于单中心),平均通勤距离约5km,内环就业比约20-30%,5km内就业比约50-70%。典型案例为金虹苑小区,小区周边无高等级就业中心,不能满足所有的就业需求;位于地铁2号线沿线,通往市中心交通便利,且沿线就业中心分布密集,故就业地沿地铁线路蔓延分布,就业人数随距离衰减。


另一类模式是就近核心+内环分散,分布在市中心南北向地区,随着工作地距离的增加,就近人数迅速减少,5km附近出现就业高值,平均通勤距离约6-8km,内环就业比约30-40%,5km内就业比约40-50%。典型案例为凌兆八村,周边无高等级就业中心,不能满足所有的就业需求;位于南北向地铁线路沿线,通往市中心交通便利,但市中心高等级就业中心呈现东西向轴线,故通勤基本需要换乘,所以各就业中心的可达性无明显差异,故内环的就业者分布呈现分散状,平均通勤距离较大。



→ 外环附近

到了外环附近依旧为带状蔓延,但效果有所弱化,市中心距离约10-20km、放射状地铁线路覆盖但可达性空间不均、存在少量高等级就业中心且分布不均、住房属性复杂(安置房、经济适用房等),之前带状模式的延续,成因类似;基本形成由居住地到市中心的蔓延带,随着距离的增加,人数缓慢衰减。典型案例为文宝苑和古北菊翔苑,根据已有问卷数据,该范围内商品房、市区动迁小区、农村动迁户与租房户并存。购房户就业地点较为分散,大部分集中于宝山区内,但在上海市中心城区就业的也相对较多,分布遍及浦东、徐汇、虹口、杨浦、长宁、闸北等各区;市区动迁户大多来自虹口与闸北区,除了就近就业以外,在虹口区及闸北区就业的相对较多;农村拆迁户原本是顾村当地农民,在周围务农或务工;租房户与农村拆迁户一样,就业地点集中在顾村镇域内,显示强烈的就近就业倾向。由于地铁交通便利,就业地分布整体呈现地铁沿线分散的趋势。



外环附近另一种工作地分布模式为多中心+带状,邻近多个较高等级就业中心,同时市中心地铁沿线就业中心存在一定吸引力。典型案例为东陆新村,周边存在外高桥、张江高科等就业中心,且位于2号线与6号线沿线,通往市中心与张江高科交通便利,整体上呈现居住区周边就业多中心,同时市中心沿线带状分布的趋势。



→ 近郊

近郊区域市中心距离约20km以上、放射状地铁线路覆盖不全、存在新城就业中心、住房属性复杂(安置房、经济适用房等),一部分呈现带状蔓延的形式,之前带状模式的延续,成因类似;基本形成由居住地到市中心的蔓延带(可能存在间断),随着距离的增加,人数缓慢衰减。另一种是双中心的模式,居住小区距离市中心较远,居民属性较为复杂,就业分布与人群特征相关,集中在周边与市中心附近。典型案例为新凯家园,经济适用房,居民属性复杂,存在一定的租户与市中心购房户;周边无高等级就业中心,不能满足所有的就业需求;位于9号线沿线,最邻近的较高等级就业中心位于漕河泾;故就业集中在周边与漕河泾,呈现双中心。


→ 远郊

远郊地区市中心距离约20km以上、放射状地铁线路覆盖不全、存在新城就业中心、住房属性复杂(安置房、经济适用房等),呈现单中心模式,位于新城就业中心或远离地铁站地区,就近就业比例高。


3 模式总结与分析

由此我们根据单中心、多中心和带状进行分类分析,发现单中心位于就业中心附近,中心区与远郊带状位于两者之间的近郊。而细分为7类后,总特征没有发生变化,单中心分为了中心区和远郊,带状分为了地铁沿线和带状蔓延,多中心分为了双中心和就近+中心区分散的模式。




通过模式演变与就业中心的关系我们发现了一些特点,如9号线地铁沿线,站点距离1km左右,市中心单中心——带状——双中心——郊区单中心,就业中心指向为市区——郊区双就业中心的复合影响,市区就业中心同向通道。



由此我们对居住区性质进行了对比分析,庄家苑和绿庭尚城,均位于外环外,9号线沿线。相比于庄家苑,绿庭尚城房价更贵,社区环境更好,更多外环内就业的人居住在绿庭尚城。而庄家苑,居住的主要是在周边区域就业的人。康桥半岛别墅区和粤亮湾景苑均位于外环外。相比于粤亮湾景苑,居住康桥半岛别墅区的人收交通约束较小,就业地较分散。新凯家园和南村小区均位于外环外。新凯家园是经济适用房,居民属性复杂,存在一定的租户与市中心购房户,所以是双中心结构。


由此我们分析出来三个基本的作用力:就业中心指向、轨道交通导向和居住区特性多元影响,由不同模式形成了一定的机制:临近单一就业中心:单中心;偏离就业中心:带状;与就业集中带走向一致:带状集聚,垂直:带状离散;接近轨道交通站带状加强,偏离:减弱;居住等级高:离散趋向、低:集聚趋向;保障性、安置房:双重依赖。




研究人员:王德 李丹 谢栋灿.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大数据与城市空间分析实验室,

上海同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数字规划技术研究中心.




PKU未来城市